权力、情欲、死亡——何汶玦个展

1889
  • 推荐指数: 10分   共1人评分
  •  | 想看 (1)
  • 展览时间:2015/12/13 — 2016/02/23
  • 展览地点: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 参展艺术家:
查看更多详情
分享到:
    

    作品《永恒》中我搜集了全世界各大洲及各色人种已出土的、从类人猿到人的所有重要头骨的资料,最终选择了36个可考证的类猿人头骨和1个现代人头骨作为模型,这之中最古老的一个头骨距今三千多万年,这三千万年相对于宇宙来说微不足道,但微不足道的我们短暂的一生会结束,甚至地球、太阳系45亿年后也同样会灭亡,就算是宇宙也不是永恒的。

    37是人类正常的体温,代表人类的生命的延续,使用青铜和黄金打造37个头骨,仍是依托于这次展览的主题——权力与死亡,大多数人无权选择生死,无论多大的强权都只是有可能加速死亡。万事万物的死亡都是必然,没有死亡就不会有永恒。


    点石成金

    点石成金的典故说了晋朝县令许逊施符作法,将石头变成金子帮助农民抵掉赋税的故事。但现代社会的“点石成金”并不如此,它更多时候像一种强权支配,几乎要等同于指鹿为马,三人成虎等词的含义了。当今社会,国家与国家之间,政权与政权之间,无数个现代版的“许逊”掌握着权力,控制着财富、舆论等等,这些权力让他们拥有了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使得他们完全能够通过自己的权力之便,侵犯他人的领地,掠夺他人的财富,为了巩固自己的霸权地位,他们勾画了一个又一个”点石成金”的传奇,而旁人是否已经认识到这些传奇都是谎言对他们而言,并不重要。

    汉白玉和青铜鎏金俩种材质的56式步枪,代表着我对于暴力与强权的态度,这俩种材质的枪是一对矛盾体,又象征着一种平衡。枪是暴力的化身,尽管人们向往和平,反对战争,但暴力和强权却从未从人类历史的舞台上退下过,同样自由与和平也从来都只是个乌托邦式的存在,因为人类胸中根植着永远无法祛除的恐惧,需要暴力和强权去平复,它们像自由与和平一样重要,我们可能永远都会需要强权和暴力去维持这个世界的平衡和秩序。在一点上,我是矛盾的,一方面我看清了这个现实,知道世界必须如此运行,但另一方面在我心底我仍然希望永远不要有武器,不要有暴力,所以我刻意用汉白玉去弱化另一根“枪杆子”,汉白玉是脆弱的纯洁的,就像现实社会的很多人和事一样,大多施暴者的心底一定是脆弱的,他们承受不起伤害,于是选择通过暴行来向这个世界显示他们的坚强。

    与作品《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一样,《公正审判 / 公正拍卖》仍然选择了汉白玉和青铜鎏金俩种材质同时来表现同一个物体,这个物体是法槌,或者也可以说是拍卖槌。在审判和拍卖行为中,槌子都象征着公开、公平、公正和诚信,但是我从不相信在现实环境下,人们可以做到绝对的公开、公平、公正和诚信。圣经故事中最后的审判是世界将要结束,人类命运将要被决定的一天,审判被描述成取得公正的一种途径,然而事实上审判本身就会产生不公正,上帝也是不公的,我们从出生开始就没有被公平的对待过。然而这个世界是矛盾的,我们需要穿上美丽的外衣,相信这世上有公正,才有勇气面对社会现实,我们不需要总是揭开真相,为了避免伤害,有时候我们还会自发的去相信假象,制造一系列乌托邦式的幻想,为的只是平衡自己的内心,维持世界的秩序。


    八贤王

    在我小时候听的戏文中有这么一段,宋太宗赵光义赐赵德芳凹面金锏,封其为八贤王代管朝政,可以上打昏君,下打谗臣。至如今看来,不论是八贤王的凹面金锏还是传闻中大将秦琼的打王鞭,都是一种权力的制衡的象征,它被用来约束权力,代表着一种与权力主体相抗的力量,同戏文中写的一样,人们也往往会把这一类的权力视为公平正义的化身,但实际它本身也是一种权力,并且使用这一权力的主体与他所抗衡的对象乃属一体,单一的权力制约途径并不能实现真正的公平正义。

    这一组作品我烧制了108个釉色渐变的头骨,有人说108代表108种烦恼,它是佛祖念珠的数目,包含着108种智慧,能够断除百八烦恼。多彩的釉色中包裹着象征死亡的头骨,是我对于某一种人生的向往,宛如《水浒传》中108位英雄豪杰的悲剧却又壮美的人生。108个头骨象征着108种不同色彩的人生,每种人生都担任着自己的社会职能,就像佛教中在不同的方位、不同的情状之下普度众生时,显现出不同的法相的度母一样,他们或温柔美丽、或愤怒丑陋,他们是我们自己,不生不灭、色相无边。

    《死了都要爱》是一件较为讽刺性的作品,当然每个人也许可以有更多不同角度的解读,我在这里选用陶瓷仍然是想通过陶瓷,显示出我们通常所谓的爱情中脆弱且浮夸的一面。我认同爱和死有着密切的联系,我们被跌宕起伏的爱情电影所感动,正是因为这些电影中死亡是最常见的元素之一,浅淡的哀愁与伤感不够撕心裂肺,不够震撼人心,满足不了人们对于激情的追求,但真正的死亡冰冰凉凉,陶瓷是冰冷的,黑色的头骨是冰冷的,白色的陶瓷玫瑰也是冰冷的,这一切都是冰冷的,除了有血肉的生命自身的体温。


    天堂

    代表着一次完结和新的开始,有轮回的概念——生生不息、无有休止。十字作为神圣的标记,金色的十字架和黑色的十字架以及人体骨骼中蕴含的十字架结构,反复标记了生和死的存在,成为了一个永恒的符号。十字架上的交叉点,是生与死的交叉点,是虔诚的信徒精神的依托之处,象征着上帝的公义与爱,它有符号性的意义,它暗示着天堂只是符号,一个象征性的事物。在我的内心,天堂只是一个乌托邦的幻想。没有,没有,这个世界永远不会有天堂。


    展览前言

    文 / 何汶玦


    在进行了多年的绘画探索后,我在2006年开始投入到雕塑装置作品的创作中。

    这一次在白盒子艺术馆的展览,是我首次展示自己的雕塑和装置作品,呈现自己有关权力、情欲和死亡这三个主题的作品,在艺术创作中,我喜欢简单直接,是否有迂回的思考和深入的内涵观者自有解读。

    在这一次雕塑和装置作品的材料选择上,我偏重于黄金。在我看来,艺术家对于材料特性的认识,可以直接反应其作品的美学观念,材料就如同血肉,是艺术之魂的载体。在选材中,虽然青铜是雕塑及装置作品中常见的材料,黄金因其造价高昂,并未在艺术家创作中被普遍使用,但它却是最能够体现我对于展览主题权力、情欲和死亡的认识的材质。黄金让人产生困扰,千百年来始终束缚着人类的命运,它象征着永恒、权力、财富等等,自古以来有关黄金的故事数不甚数,这些故事大多有关激情与冒险,常显得极为神奇又令人迷醉,但事实是人们又不断会因其引起了贪婪的欲望导致战争和死亡而唏嘘感慨。

    除了黄金以外,陶瓷、汉白玉和青铜也是这一部分作品的重要材料,它们与黄金类似,皆是或者曾经是身份、权力和财富的象征。我利用这些材质表达我对于生命、社会、世界的理解方式,它们体现了我对于眼下社会现实的矛盾态度,一方面我是一个极度理想主义的人,对人生充满着幻想和希望,而另一方面在面对现实世界的时候,我告诉自己要接受所有和我想象中有偏差的事实,这样我才能够不断地进步。在整个展览的作品中,易碎的陶瓷和汉白玉与稳固的青铜及黄金形成的反差感、矛盾感,是我着重追求的,我认为正是这种矛盾和反差使我们学会了反思自身,这才有了人类历史上的一次又一次变革。



艺术家何汶玦(Josef Muller 拍摄)


艺术家介绍:

何汶玦

1970年出生于中国湖南;

1989年深圳大学现代艺术学士;

1994-1997年中央美术学院第九届油画高研班;

2003年吉林艺术学院绘画硕士;

目前生活、工作在北京;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油画学会会员;

湖南省油画学会副主席。


个展

2015

堪图术-何汶玦个展 / 新美术馆 / 中国·上海

何汶玦作品全国美术馆巡回展 / 石家庄美术馆 / 中国?石家庄

2014

“何汶玦”个展 / 芳草地画廊 / 中国·北京

2013

“日常影像:何汶玦”个展 / 白盒子艺术馆 / 中国·北京

2012

“双城记”中国新绘画系列个展 ——何汶玦《日常影像》 / 天仁合艺艺术中心 / 中国·杭州

2011

罗博报告封面展 / 华贸中心 / 中国·北京

看电影——何汶玦当代绘画作品展 /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 中国?上海

盛世晚宴——何汶玦个人作品展 / 北京秀瓷当代画廊 / 中国?北京

跨界报告·个人作品展 / 跨界中心 / 中国·北京

2008

何汶玦·看电影2008 / 别处空间 / 中国·北京

何汶玦个人作品展 / Frank Schlag画廊 / 德国·埃森

2007

何汶玦个人作品展 / 多伦美术馆 / 中国·上海

流动的光影——何汶玦新加坡个展 / 杨国际艺术中心 / 新加坡·新加坡

2006

水·波光流影 / 唐人当代艺术中心 / 泰国·曼谷

水·发现 / 圣东方艺术画廊 / 中国·北京

何汶玦作品展 / 杨国际艺术中心 / 新加坡·新加坡

2005

水·瞬间的波光 / 世纪翰墨画廊 / 中国·北京

2002

阳光·绿水 / 三合艺术中心 / 中国·北京

2000

何汶玦油画作品展 / 湖南画院 / 中国·长沙

1999

何汶玦作品展 / 虹桥电脑城 / 中国·上海



地图
起点 终点 公共交通 自驾车
0 / 200
评论
最新展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