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土野望”许宏翔个展

114
  • 推荐指数: 9分   共2人评分
  •  | 想看 (5)
  • 展览时间:2021/03/12 — 2021/05/16
  • 展览地点: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武昌东湖路三官殿1号
  • 参展艺术家:
查看更多详情
分享到:
    

热土野望 前言


从2016年开始,许宏翔的工作逐渐从材料、技法与图像的实验,或者说一种漫游的、躁动的、坏图像的绘画,转向了一种有明确动力与支点的绘画实践。


这场转变来自于2016—2017年的三个“绘画实践”,许宏翔在提醒自己绘画绝不仅仅是材料、技法与图像,艺术家也并不是一个飘浮在真空中的身份,另一方面,实践意识反而给他之前的实验带来了新的语境与应用背景,使散乱的语汇获得了结构化的语法。


在朝向了本土现实经验的同时,许宏翔2016年之后的作品也明确地朝向了绘画自身的丰富性,用绘画在视觉及身体上的活力回应着外部经验的活力。在这些作品中,“风景”与“看”的主题,以及置身于山野中的人物形象反复出现,几乎连接成了一种象征性的循环关系:观看使自然成为了风景,而观看本身也成为了观看的对象。在这里,艺术家并不只是一个旁观者,也是一个置身其中的亲历者,同时,他也是某种超越性的第三方视角的提示者。在这个层面上,许宏翔作品中人与风景之间的复杂关系,正是来自于经验与现实之间的庞杂交错,他并没有去给出一个“现实主义”式的结论,而是在通过内在于绘画的丰富让我们看到了现实本身的丰饶,在这里,经验的真实与绘画的真实难分彼此。


作为展览主题,“热土野望”首先暗示的是许宏翔绘画实践的经验背景与视觉风格;其次,这也是对他绘画母题的概括描述,我们不妨把它场景化、具象化为一片繁茂土地上的环顾张望。最后,“热土野望”还包含着一种对美学价值取向的修辞,热土的“土”是土地与本土,也是一种生机勃勃的土气,当艺术越来越陷入“知识生产”的贫乏,从过度的“文”回到“野”,回到那些尚未被话语收纳的“田野”经验,这是一件重要且及时的事情。


内心的真实

——读许宏翔的画


冀少峰


许宏翔的视觉图像表达是自我内心的一种写照。他希冀用图像去触及真实的社会现实,但现实的沉重和碎片化往往又把这种内心真实的对未来美好的渴望击的粉碎,但视觉图景所传达出的艺术新一代的艺术特质,开放的艺术视野,奔放的艺术激情,自由的艺术表达,以及扑面而来的那种迷人的色调的确为每一个走近其图像世界的人留下了深深的印迹。


很显然,在许宏翔的视觉图像表达中,带有80一代人的典型特质。这也使得他和师辈父辈的视觉表达有着鲜明的代际差异。许宏翔的视觉图像表达已经远离了宏伟宏大的叙事激情,甚至没有叙事,但自我个人的经验,对当代生存处境的焦虑体验深深地内化于他的图像间,从中亦可感知和体察到他艰难的自我审视和内化于心的真诚思考和真实的表达。那种对自由生活方式的追寻以及自由的艺术表达,也得益于当时整个社会氛围和社会的进步,思想的解放和整个宏观政治经济文化结构的变迁所带来的生活方式和艺术表达方式的改变。而观念形态的日新月异,图像时代的来临,全球化侵袭,消费社会所带来的欲望和焦虑不可避免的充斥在他的图像间。在看似无意义、无意识地书写中,透露着自我真诚而又激情的表达。他置身的是一个图像铺天盖地的、图像无孔不入的时代,动画,大片,薯片,芯片构成了他的成长轨迹,也映衬在他的视觉图像中。虽然他拥有丰富的图像,但他又能机敏的逃离被图像吞噬的窘境,他不断地拆解图像,同时进行分离,重组甚或建构新的视觉图景,每一次的分离,重组,再建构,记录着的是自己内心的真实处境及面对现实的一种迷茫与期许,梦幻与迷离,憧憬与期盼及自我那颗敏感而细腻的心灵。生活中的他希望逃离万般的纠结与无耐。但回归画布回归图像间时,他又更像一个版主,他在真正的自主之地———视觉图像间,放飞着奔放着自我激情的想象,他不断地和图像去争斗,一次次为阅读者带来令他们激赏的趣味横生的拼图。帅性的书写,随心随意的草图,及在书写中的心情,心境,气候的变化……悄无声息中进入了他自主的图像间,由此也一次次记录着他所精心探讨和营构的比如他这一代人和社会,自然,生命的割不断理还乱的那种纠结关系,他在有限的图景中,表达出的是对未来命运的一种莫名的忧虑与彷徨,抵抗与坚持。他的图像伴随着他的思想逐渐触及到冷漠的现实和残酷的真实。透过图像,把自我的观念,立场,态度和盘托出。


许宏翔以一种浪漫中带有丝丝伤感的书写着自我不断成长的轨迹。他既能远离市场的喧嚣,又没有意识形态的纷扰,以一种内化于心的真实与真诚书写着自我置身于这个激变的社会发展潮流中的激情思考和表达。虽然过往的激情已经不再,青春也已经远离,但这种来自内心深处的真,不仅感染侵袭着阅读者的心灵,因为走近许宏翔的图像,也就走进了他的内心世界,因而这也助推着许宏翔不断向当代艺术的深处前行,也使当代艺术不断获得新鲜的血液,和不断能够获得前行的动力源泉。


期待许宏翔为阅读者不断带来视觉的惊奇……


2021.3.4下午1:20于东湖三官殿


热土野望


从2016年开始,许宏翔的工作逐渐从材料、技法与图像的实验,或者说一种漫游的、躁动的、坏图像的绘画,转向了一种有明确动力与支点的绘画实践。从实验到实践,区别在于,实验或许可以自由自在,漫无目的,但也是无背景的、逃逸式的;而实践则必须是使命感的、方向明确的,也是不得不以经验现实为依据的。换句话说,实验可以闭门于工作室,但实践必须得接地气。


这场转变来自于2016—2017年的三个“绘画实践”,在这里许宏翔特意使用了“实践”这个词。在《下地》项目中,许宏翔将绘画作品置于拆除的房子、按摩院等非常规的场所中展出,这些地方代表了他出生和成长的环境。《李强》是他为同乡发小画了一张9米高的巨幅肖像,并把这幅画像广告牌一样立在了当地。这些直接了当的“接地气”的搞法一方面是许宏翔在提醒自己绘画绝不仅仅是材料、技法与图像,艺术家也并不是一个飘浮在真空中的身份,另一方面,实践意识反而给他之前的实验带来了新的语境与应用背景,使散乱的语汇获得了结构化的语法。


这个变化集中体现在了《木莲冲》这件作品上。它缘起于许宏翔给女儿讲的“王医生”的故事,最初绘画形象只是故事的补充,但随着故事不断展开、人物形象不断丰富,许宏翔关于家乡的经验与想象被激发了出来,最终形成了一组“马桥词典”似的复调性视觉叙述。“木莲冲”,一个南方常见的地名,剃着平头、穿着白大褂、带着听诊器,但时常光着脚的“赤脚”王医生,黑狗与鸡群,桃树、梨树与橘林,以及装满奇怪器械或玩具的五斗柜。这一组可以随机组合的绘画充满了艺术家的生活经验,也集中了许宏翔的绘画经验,尤其是其中特意保留的习作感与过程性。在这个意义上,《木莲冲》不仅讲述了一种中国现实下经验生成的故事,也呈现了一个绘画如何成长的历程。


在朝向了本土现实经验的同时,许宏翔2016年之后的作品也明确地朝向了绘画自身的丰富性,用绘画在视觉及身体上的活力回应着外部经验的活力。在这些作品中,“风景”与“看”的主题,以及置身于山野中的人物形象反复出现,几乎连接成了一种象征性的循环关系:观看使自然成为了风景,而观看本身也成为了观看的对象。在这里,艺术家并不只是一个旁观者,也是一个置身其中的亲历者,同时,他也是某种超越性的第三方视角的提示者。在这个层面上,许宏翔作品中人与风景之间的复杂关系,正是来自于经验与现实之间的庞杂交错,他并没有去给出一个“现实主义”式的结论,而是在通过内在于绘画的丰富让我们看到了现实本身的丰饶,在这里,经验的真实与绘画的真实难分彼此。


在实践意识下,实验反而更能够真正地被激发出来,作为版画专业背景的艺术家,许宏翔一直没有放弃材料、技法上的尝试。在最新的铝板作品中,许宏翔把这种常见的工业材料用来讲述一种“费力”的肉身存在,被暴力切割、戳扎、拉扯之后再被拼贴组合的铝片,既见证着艺术家的身体与思维的劳作,也见证着一种介于工业与农业、城市与乡村之间的生存经验:艰辛、粗厉、忙碌、茫然,但也始终热火朝天。


作为展览主题,“热土野望”首先暗示的是许宏翔绘画实践的经验背景与视觉风格;其次,这也是对他绘画母题的概括描述,我们不妨把它场景化、具象化为一片繁茂土地上的环顾张望。最后,“热土野望”还包含着一种对美学价值取向的修辞,热土的“土”是土地与本土,也是一种生机勃勃的土气,当艺术越来越陷入“知识生产”的贫乏,从过度的“文”回到“野”,回到那些尚未被话语收纳的“田野”经验,这是一件重要且及时的事情。


鲍栋

2021/2/22



地图
起点 终点 公共交通 自驾车
0 / 200
评论
最新展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