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荒木经惟个展

159
  • 展览时间:2012/04/28 — 2012/05/28
  • 展览地点: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大山子798艺术区七星东街e03-2-19
  • 参展艺术家:
查看更多详情
    

  乱葬岗的彼岸花,雌蕊在遍红的死的极地枯萎,犹如老去游女的私处。1967年,荒木经惟带着白色背幕,在三轮老家的净闲寺拍着彼岸花,为他与花最初的相遇。2004年,荒木在花上着色,如为棺木中的母亲涂上口红般,在生命被死亡吸允干净前,拍下遗照。黑色背景衬托死的冶艳,像黑暗中盛开的火焰,像色情中的凶暴,像被解剖开的内脏。滴垂下的颜料,是生的饥渴。

  摄影在摄影消失之处,达到摄影的顶点。被荒木涂上颜料的摄影竟因此更为真实,被绘画破坏的照片成了一面镜子,狂暴的镜面下闪烁生与性的光辉。「色情花」亦如此,被颜料湿漉的蕊与瓣,超越官能的情色,它们既是破坏,也是礼赞。在荒木的环形闪光下,欲望的eros(生、性、此岸)、tanatos(死、彼岸)两极,回归表里一体。「所谓的活着,就是由生而死,对生与死的爱,就是摄影。」

  阳子去世后荒木最先拍摄的,就是成为废墟阳台上凋谢的花束。2007年5月17日阳子冥诞,荒木献给亡妻一千张「爱之花」:逝世时病床旁的木兰,春分时与啤酒一起献给阳子的盛开的郁金香,将阳子爱喝的可乐瓶涂成白色后插上宛如男根的火鹤花。花所象征的生与死,生与死间的幸与不幸,使荒木成为了摄影家,不也是人世间的全部?

  「阳子疑是子宫肌瘤而动了手术,最后却发现是子宫肿瘤,医生说最多只剩半年生命了。只是这种话,我无法向阳子开口。我几乎每天都抱着花束到医院看她,因为,我太爱阳子了。」

  「丈夫为了安慰这样的我,总是抱着生气勃勃的大束鲜花来探病,那要两手才能抱起的向日葵真是太漂亮了,等丈夫离开后我看着像火焰燃烧般的鲜黄向日葵,我感受到丈夫的姿态、丈夫的体温、丈夫的气味,所以我总是一直看着。那时我深深体会到了人的思念是存在的,真的存在的,而且可以疗愈疲惫者的身体与心灵。我无法止住滚滚流下的泪水。」

  乱葬岗的彼岸花,雌蕊在遍红的死的极地枯萎,犹如老去游女的私处。1967年,荒木经惟带着白色背幕,在三轮老家的净闲寺拍着彼岸花,为他与花最初的相遇。2004年,荒木在花上着色,如为棺木中的母亲涂上口红般,在生命被死亡吸允干净前,拍下遗照。黑色背景衬托死的冶艳,像黑暗中盛开的火焰,像色情中的凶暴,像被解剖开的内脏。滴垂下的颜料,是生的饥渴。

  摄影在摄影消失之处,达到摄影的顶点。被荒木涂上颜料的摄影竟因此更为真实,被绘画破坏的照片成了一面镜子,狂暴的镜面下闪烁生与性的光辉。「色情花」亦如此,被颜料湿漉的蕊与瓣,超越官能的情色,它们既是破坏,也是礼赞。在荒木的环形闪光下,欲望的eros(生、性、此岸)、tanatos(死、彼岸)两极,回归表里一体。「所谓的活着,就是由生而死,对生与死的爱,就是摄影。」

  阳子去世后荒木最先拍摄的,就是成为废墟阳台上凋谢的花束。2007年5月17日阳子冥诞,荒木献给亡妻一千张「爱之花」:逝世时病床旁的木兰,春分时与啤酒一起献给阳子的盛开的郁金香,将阳子爱喝的可乐瓶涂成白色后插上宛如男根的火鹤花。花所象征的生与死,生与死间的幸与不幸,使荒木成为了摄影家,不也是人世间的全部?

  「阳子疑是子宫肌瘤而动了手术,最后却发现是子宫肿瘤,医生说最多只剩半年生命了。只是这种话,我无法向阳子开口。我几乎每天都抱着花束到医院看她,因为,我太爱阳子了。」

  「丈夫为了安慰这样的我,总是抱着生气勃勃的大束鲜花来探病,那要两手才能抱起的向日葵真是太漂亮了,等丈夫离开后我看着像火焰燃烧般的鲜黄向日葵,我感受到丈夫的姿态、丈夫的体温、丈夫的气味,所以我总是一直看着。那时我深深体会到了人的思念是存在的,真的存在的,而且可以疗愈疲惫者的身体与心灵。我无法止住滚滚流下的泪水。」

  看着「花儿」展出作品,荒木说,这些花现在看来有股怀念的感觉。




地图
起点 终点 公共交通 自驾车
最新展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