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会想起,阳光灿烂的瞬间?群展

156
  • 推荐指数: 10分   共1人评分
  •  | 想看 (0)
  • 展览时间:2013/05/17 — 2013/06/16
  • 展览地点: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小堡西街149号(万盛园入口)
  • 参展艺术家:
查看更多详情
分享到:
    

  你是否会想起,阳光灿烂的瞬间?

  看到这些老照片和影集的时候不免感叹,是什么原因才使这些珍贵的承载故事的个人物品--影簿与其原始主人分离开来。相簿的原始主人应该极其遗憾吧,影集一般对个人来说是非常珍贵的私人物品,承载了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满是回忆。特别是小时候显得很遥远很特殊的记忆,每次看相簿都是在经历一场穿越时间的回忆旅程。

  我们都有过去照相馆和家人照相的经历,都要穿上自己认为最干净最漂亮的衣服,干干净净走进去被拿着照相机的师傅“检阅”。两个大反光板直接把人唬住,灯光塞满整个屋子。照相师傅都要进行一番指导,特别是对面部表情进行“悉心调理”,让每个人看上去生活很美日子很幸福脸上洋溢着喜悦满足的笑。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笑得阳光灿烂,陌生感、好奇心、被注视都会使被拍的人那一瞬间不知所措。

  几乎每个人都会很好奇照片中自己的样子,这和平常照镜子决然不同。镜子中的影像是活动的,你可以左右翻转自己的脸以审视从哪个角度看上去它的样子最令自己满意,哪个角度最令自己感到烦闷,一定程度上自己迎合自己。照片则不然,一个固定的角度,客观的视角也不会迎合你。相片的物质性以及不可否认都是你不容置疑这就是你的样子,那一瞬间的样子。因此我们都怀着兴奋和期待等待自己的照片“出来”。

  正因为相片的客观性以及本身的物质性才使人们好奇自己在照片中的呈现的样子,自己满意与否都将成为事实,这不是照镜子随随便便,满意则好,不满意就侧一下脸或者是捋一下刘海翻一翻头发。当然这些都限于胶片相机时代,而现在的数码相机以及自拍给了我们拍照照镜子般的体验,只不过是通过前置摄像头和屏幕显示这一媒介。这样的话,就可以随便摆弄脸的角度以达到自己期望的满意程度,拍出自己满意的脸就不成问题了,因为摄影师是自己,自己知道自己的脸哪个角度好看,起码符合自己的审美。

  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是,由于摄影师和被拍者都是自己,自己调度自己,没有客观的尺度,即使有相机作为客观的物质媒介的参与,但好像也并不具有很强的说服力。甚至自己连自己都并不能说服,因为自己知道这背后有多少被自己删掉的“数据”,这和照镜子翻一下脸没有任何区别,即使得到了一张自己非常满意的“脸”,也并不能有多兴奋。拍照变的随便了。

  以前去照相馆拍照不是那么随便的,照相馆师傅的趣味是一定的,不会像自己一样知道自己怎么拍最好看也符合自己的趣味,完全看你的样子了。照相师傅不管别的,对好焦测好光就按快门。现在当然不一样了,每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自拍或指导别人用自己的器材替自己拍(相当于自拍),这样可以充分满足每个人的趣味,怎样的构图,怎样的背景和光线。

  现在没人会好奇“照片”中自己的样子了。

  以数据为介质的虚拟影像数不清,每个人都有一大堆,各种各样的自拍铺天盖地,获取一张令自己满意的“自己”易如反掌,不满意的“数据”随时可以删掉。你好像在给自己拍照的瞬间自由了。每个人都有数码相机和手机,电脑里存着铺天盖地的“图片” ,一次同学聚会就会诞生出几百张图片。

  这虚拟的数据使我们丧失了看传统纸质照片的喜悦。以前照相是正经严肃的事情,所以自己的照片并不是很多,不可能像现在一样每天都可以弄一张自己满意的“图像”。你也不可能隔三差五就去照相馆,或因为一张拍的没令自己满意就立马再去拍一张,因为你得等待。由此,传统的纸上照片在今天显得珍贵,小时候的照片对我们显得很宝贵,通过仅有的几张照片我们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这就是证据,小时候就长的这个样子,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

  展出的照片中的人物现在很多都垂垂老矣,不知看到这些早年的照片是何感受,小时候和玩伴一起撒欢,和爸爸妈妈兄弟姐妹的全家福,年轻时和恋人在公园约会,参军时穿军装的模样,和自己的孩子老婆的全家福。这些对当事人来说珍贵的照片是如何遗失的?因为正常情况下我们绝不可能扔掉它,这是个人来说是最具有纪念意义的东西了。

  这里还有基本较为完整的影集,主人公从小时候到成年的许多照片都好好的贴着,如果你碰巧发现,那将是最美好的事情,我们将完整奉还。大量的老式胶片相机和这些相机拍出的图片都将让你感叹--岁月!





地图
起点 终点 公共交通 自驾车
0 / 200
评论
最新展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