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样”张渺当代艺术展

143
  • 推荐指数: 10分   共1人评分
  •  | 想看 (0)
  • 展览时间:2012/11/16 — 2012/11/30
  • 展览地点:北京市朝阳区百子湾路32号二十二艺术区地下一层A1-10
  • 参展艺术家:
查看更多详情
分享到:
    

  艺术是宗教,艺术是哲学,艺术感悟,艺术是心灵和肉体磨励的过程,同时艺术也是切割生活碎片的盗夢空间,我们从事着艺术工作像个工匠似的辛勤,圣人似的思考,巫师似的造化,自生自灭似的生存于平凡而伤感的虚幻和龌龊现实生活中。殉道是我们的终结,是艺术工作者的像狗一样的生存方式。有点激动因为是写艺术工作者的状态,写自己的状态,写我了解的跟我近五年工作生活过的艺术工作者张渺的状态。艺术状态就是对工作态度的把握程度。张渺的创作过程就是从感悟的平面化单纯语言到立体多维的盗夢空间和成现在你面前的伤感的浪漫主义酒杯里的江山。生活中朴素善良不善言词她内心有一团火烧火撩的火球一旦烧起将照亮人们的视觉眼球同时也燃起她精神界域的社火。她一直试着平息火种始之进入平和的状态体,说这些是对张渺画面感受和对她人性感悟得到的,创作是一个像神一样平和的精神世界,不容半点玷污,而龌龊的生活则是随波逐流亦步亦趋的麻木状态,而张渺在努力溶二为一的生存着……

  艺术家 童振刚

  塞尚他用了一生的力量在大自然中间寻找最恒定的东西就是形状,最后在他的笔下整个世界的自然形态的东西就变成一个个结实的形状,但是在你们这代人里,形状正在融化。

  这个世界在融化,这个世界的稳定性在融化,我们过去清清楚楚看到的那种平面中间的所谓完整的熟悉的影像正在被各种各样的曲率组合起来的东西在变形。我说她这批作品现在在中间还有可能平一点的一个平面,映照出比如说一只猫,一个风景,一个人在呼喊,但是很可能接下来,就连这种局部的所谓的稳定性都会没有了,就会变成旁边的那种,因为这个世界并不是一个平面映现出来的,这个世界在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场合在不同的角度,实际上是呈现不同的曲面,不同的曲面对一个东西的映像,或者拉长或者缩短,他是无数个哈哈镜,比如说像这个随意融化的琉璃团,这个琉璃团会呈现出不同的曲面,每一个曲面对物象的映照是会夸张的是会变形的,或者拉长缩短压扁他,然后就变成了无数个哈哈镜,我们现在是人的眼睛,假如是佛的眼睛他每一个变化的曲面反应出的映像佛都能够知道,这个时候这个世界在佛的眼睛里你想会是个什么世界,就像我们经常在设想假如我们人长了一对苍蝇的复眼,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

  批评家 王鲁湘

  生活在这个时代的年轻艺术家,大致有一些有可归类的共性:比如,强烈的表达欲望,对这个分裂的时代和家国的不满,关注内心的自我想象……等等,这些丰富的内心活动,在每个艺术家的人格交际中,又呈现出喋喋不休和沉默寡言两种表现。我想,张渺属于后者。

  《杯酒生活》则将美好与焦灼并置。摇曳的红,轻盈的杯,显现世间万象:红酒点燃惨烈的战场,红酒淹没古老的村庄。张渺2011年的这批作品,画面冲突剧烈,表意传达清晰。在论及悲剧性的社会冲突时,鲁迅先生说:“悲剧,就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问题是,什么是有价值的?什么是真正的真实?什么是艺术的本我?

  其实,这发问本身就意味着绝对化。我们生活在一个碎片化的时代,一个价值观被撕裂的时代,一个道德底线没有边界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重要的事情,其实不是追问终极意义,而是如何从各种碎片化的信息系统中,寻找到自己有用的那些,并把他们内化为自己的价值——守望内心,把握真实,珍惜每一个此刻。




地图
起点 终点 公共交通 自驾车
0 / 200
评论
最新展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