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戴增钧油画展

268
  • 展览时间:2014/06/21 — 2014/06/28
  • 展览地点:北京市朝阳区百子湾路32号苹果社区4号楼今日美术馆3号馆2层
  • 参展艺术家:
查看更多详情
    


开幕时间:2014年6月21日,下午3时

展览前言:


    今年戴增钧在今日美术馆的展览谓之《我是谁》,可一瞥其作品的“裸男”就知道是他是谁了,这足见戴增钧近年来画裸男世相的作品在圈内外被大家熟悉和认可的程度。

    大凡初看戴增钧的作品都会好奇,老戴不求时尚不追流行,更不随波逐流,他画面中的主角不是裸女而是裸男。这个男主角既不酷也不帅,而是一个热衷于自找乐子的白白胖胖、敦敦实实的男汉子。那白白的不像是乡下人,胖胖的更不像是卖苦力。戴副眼镜敦实厚道的他是谁呢?与其说看戴增钧的作品不如说是在听他讲故事说段子,妙趣横生,别有风情,画中隐含有机关或包袱。画面上看似戴氏幽默是画家精心构思的场景段子,博得人们会心一笑。其实是画家把内心深处的某一个“我”,或是白领?或是官员?或是教授?反正是一个有着乡野情结的“我”,形象地再现于戴氏营造的“自然自在”场景舞台。老戴钟情的自然自在乐园是亚当的伊甸园?那是陶渊明的世外桃源?还是齐天大圣的花果山?我看都是耶,皆是他建造的戴氏号诺亚方舟向往的乐园美景。戴增钧的每一幅画犹如一场人生折子戏的精彩片段,主角“裸男”或许是难得远离“规则”社会,暂时置身于“自然”田园。于是乎就忒想忘乎所以。在“自然”里无拘无束是放松身心,是回归原始的自我,这时候的“我”是一个自然人,自然的我。自然的人还是要回到社会,更多的时候是一个社会的人。我们在看戴氏画中一时无拘无束、自在悠哉的“我”时,为什么感觉十分好笑呢,其实我们用“自然”的眼光欣赏之时,又以“社会”的分寸感在审视。戴氏画中的“我”,也许是一个现代悟空,社会中仗义行侠却屡受唐僧紧箍咒辖制,只有偶尔逃离取经之路回归花果山,才是自然自在的美猴王。这乃是如戏如梦,苦笑参半。东方谓之幽默、西方称之悲剧,一切皆是表现生命历程的欢乐和痛苦之艺术。

    人在自然里向往自由自在;人在社会的人追求民主和谐,这些都是人类无以伦比的美好向往。于是乎,“我是谁”已经无关至要,忘我才是真正的自由大同,忘乎所以才是美哉!美哉!



地图
起点 终点 公共交通 自驾车
最新展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