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莫塔兹・纳塞尔个展

117
  • 推荐指数: 10分   共1人评分
  •  | 想看 (0)
  • 展览时间:2012/03/24 — 2012/05/27
  • 展览地点: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路口798艺术区
  • 参展艺术家:
查看更多详情
分享到:
    

  “有时候我觉得为不能够或可能避免的人我掌握着一个可以使事情清楚及可见的巨大的圈,有时候在一些作品中我扮演着一个通道,一个使人们发出尖声喊叫的通道。

  莫塔兹·纳塞尔

  常青画廊非常荣幸地宣布被视为泛阿拉伯当代艺术的代表人物之一的埃及艺术家莫塔兹?纳塞尔在中国的首次个展隧道。

  为了显示出当今伊斯兰世界正在进行的复杂的文化进程, 莫塔兹?纳塞尔的作品超越了特质和地域的限制、发声的忧虑和非洲大陆的折磨。属于特别的地域和文化环境的感受并需要坚持和他的家乡的联系是艺术家生活和作品的重要因素。艺术和生活对他来说是不可分的。童年记忆、挫折及逐步发展的社会看起来了他的绘画、雕塑、影像和装置作品。莫塔兹·纳塞尔的作品关注埃及的传统、人民、色彩,从未滑向异国情调或从未创造什么距离。相反地,他接近每个人关注的折磨、烦恼。实际上,埃及仅仅是一个背景,人类聚居的地区其脆弱是普遍性的,就像属于人类的冷漠感、无力感及孤独感一样。

  评论此次展览,策展人Simon Njami 写道:隧道是一个禁闭的、恐惧的、不确定的概念。可以说,它是一种病态的比喻且结果是未知的。可知的是它是可以治愈的,就是有希望的,就是有必要去斗争以维持生命燃烧的火焰。隧道是一个黑暗的地方,有点像地狱,我们可以自由地进去也可以因为被骗或因为搞错而进去。我们握紧拳头小心翼翼地前行,每一步都怕撞到墙上。这可以理解,像阴间的国度,阻挡人们看到阳光的不可思议的监狱。我们被强迫回到幼年,我们被它禁锢在一个令人不安的敌对的反自然。艺术家很直截地将我们放置在黑暗和光亮、自由和监禁、喜悦和悲伤的明确对比的位置上。通过带着对比性的有矛盾的概念创造某种精神分裂,它是这此展览的根源并呈现中东和马格里布的国家像传染病似的逝去的状况。莫塔兹?纳塞尔所指的隧道明显地反映了他是怎么看并察觉自己的国家埃及的目前情况。

  […]艺术家在常青画廊设定的系统阐释了有形和无形之间的紧张,这个古老的愿望和现实之间的原则迫使埃及人民开展一个对它们日常情况的永久谈判。可见的、现实的是外部的。它已经把营塔里尔广场变成一个森严的、高安全性的临时搭建的墙壁。展览中,控制生活和思想的无所不在的老大哥是用气球表现的,等同于警察的隐喻。气球挡住了视线,阻碍和防止我们看到远处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必须通过他们清除出一条路以便得到更开阔的空间。虽然连艺术家也不一定意识到这一点,但是这可能就是现在的神话塔里尔广场的状况。我们无法逃避的绘画占据了整个墙壁并以传递节奏的方式主宰空间。这个笼罩在整个结构中的寓言本身就足够来总结这个展览的理念。一个金字塔形的楼梯,在其顶部安置了一只象征埃及的鹰。一个梦想实现的标志,显然在可及的范围内需要我们的努力。围绕着要坚持的理想,我们面对面地发现人民和他们潜在痛苦为主轴的布局:人群和城市由开罗行的作品表现,搁板上彩绘的25个男人和女人的人像,这些被动的物体暗示中国传统的雕塑;还有三只鹰。这里也没有必要纠缠于这些暂时出现在埃及国旗上的鸟类的猎物的含义。用火柴制作鹰,是艺术家喜爱的技术。

  我们尾随一个人前往,他从我们身后被投射在墙上,看起来好似在为我们引路。他的身影,攀爬所需的努力,换来的是冷静与专注。我们即将获准探访这个内在空间,它属于冥想与精神力量,那种力量令挑战与抗衡成为可能。苦行僧、狮子、霓虹灯表明了伊本?阿拉比的宗教信念涉及一切反思与冷静。和守卫开罗Qasr al-Nil大桥相同的狮子,纳塞尔也创作了一只眼的蒙太奇照片,这些我们可以在二楼找到。力量在这个宇宙中并无重量,它借助提案中的和谐来呈现荒谬。同时艺术家证明,如果需要证明的话,真正的力量并不是存在于极端的示威中,而是在我们的内心。只有这种冷静与这种禁欲状态才能够使我们找到通往光明的道路。

  最顶层有新作也有旧作。那只老鹰,集所有荣誉于一身,守望着。它不会让猎鹰们剥夺埃及人民的愿望得逞。动物皮之上的两段铭文宣告我们终于从隧道中走出。第一段是摘自苏菲哲学,意味着“光上之光”。第二段标志着无限。也许我们会想我们终于可以休息了。让我们都放下吧。可以忘记吧。这可不会如艺术家所提醒我们的那样:战争还未结束。必须保持警惕与自由之精神、自由是关乎于我们每个人每天的斗争。独眼狮子在那里提醒我们隧道的存在。同时,如果还需要强调,影像回声完善了整场对话。在这段旅程中呈现了,两个埃及虽相隔四十年,却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也许展览隧道代表这个永无止境的追问的第三个阶段。

  莫塔兹·纳塞尔1961年出生于亚历山大港(埃及)。他生活工作于开罗。在学习经济学后他决定改变方向,在老开罗设立了他的工作室。这个自学成才的艺术家在获得了当地的认可后也在2001年荣获了国际艺坛的许多奖项,更赢得了第8届开罗国际双年展大奖。

  艺术家参加过许多重要的国际艺术活动包括:威尼斯双年展(2003),首尔双年展(2004),圣保罗双年展(2004),横滨三年展(2005),加那利双年展(2008),卢本巴希双年展(2010),塞萨洛尼基双年展(2011)和一些群体项目例如艺术向艺术(圣吉米那诺,2004),非洲混音(艺术皇宫,杜塞尔多夫,2004;Hayward画廊,伦敦,2005;蓬皮杜艺术中心,巴黎,2005;森美术馆,东京,2006;约翰内斯堡艺术画廊,约翰内斯堡,2007)。自己与国家的灵魂(莫纳什大学美术馆,墨尔本,2006)以及最后一个但不是最不重要的一个是在哈立德Shoman基金会,约旦安曼,安曼,约旦,2006。他参加的最近期的群展包括:Machine-RAUM,瓦埃勒美术馆和纺纱厂,瓦埃勒,丹麦,2007/2011;Traversees (交叉口),大皇宫,巴黎,法国,2008;Les Recanters Internationales de la Photo, 塞万提斯中心,菲斯,摩洛哥,2008;切断中东,丹麦电影&后院画廊,哥本哈根,丹麦(2009);非洲当代艺术展览中心,阿尔及尔,阿尔及利亚,2008;非洲制造,国立美术馆,内罗毕,肯尼亚,2008;Taswir, Islamische Bildwelten und moderne, Martin-Gropius-Bau,柏林,德国,2008;21世纪:第一个十年艺术,现代艺术,布利斯班,澳大利亚,2010;一次又一次:行动与相互作用,南方曝光,旧金山,美国,2012。

  苏菲花园一系列特别的装置迷宫-人民想要推翻政权(Chteau de Blandy-les-Tours)Blandy, 法国;哥德堡,瑞典;杜乐丽花园,巴黎,法国,2011)纳塞尔使用埃及口号在塔里尔广场呐喊,成千上万人聚集在一起像一个强壮的整体在他的国家和将来为自由而战,开创着阿拉伯的春天。

  2008年莫塔兹.纳塞尔在开罗的市中心开办了一个非盈利的文化展览中心Darb1718,旨在促进埃及当代艺术和国际艺术知识中建立并保持不断更新的作品档案,埃及在线艺术库。Darb1718也举办学术研讨,电影放映以及专案项目,以告知并提高当地社会意识。




地图
起点 终点 公共交通 自驾车
0 / 200
评论
最新展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