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数39°——当代艺术展

115
  • 推荐指数: 10分   共1人评分
  •  | 想看 (0)
  • 展览时间:2010/09/10 — 2010/11/30
  • 展览地点:北京市通州区宋庄小堡村龙德轩当代艺术中心
  • 参展艺术家:
查看更多详情
分享到:
    

  在近期齐鲁电视台“一天零一夜”中看到,著名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称地球将在200年内毁灭。霍金说:“人类已经步入越来越危险的时期,我们已经历了多次事关生死的事件。由于人类基因中携带的‘自私、贪婪’的遗传密码,人类对于地球的掠夺日盛,资源正在一点点耗尽,人类不能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所以,不能将赌注放在一个星球上。”霍金的预言最终结果的准确性我们不做判断,而近年来大自然对人类豪不客气的报复,和霍金的说法非常相似。随着人类科学技术的发展,随之迎来了越来越频繁的严寒、酷热、旱灾、水灾、飓风、海啸、地震、土崩、泥石流、瘟疫、饥荒等;还有大片土地沙漠化、农药污染、噪声污染、放射性污染、基因变异和传染等;还有人类自身泛滥的享乐、乱伦、冷血等……如果说以前还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的话,现在霍金却揭示出了谜底:原来是缘于“由于人类基因中携带的‘自私、贪婪’的遗传密码”,而“自私、贪婪”的欲望由科技来帮助实施和满足,然后导致人和自然自我调节功能的失控和变异。

  科技是一把双刃剑,给人类带来认知、舒适、便捷的同时也潜伏着深重的生存危机,甚至可能导致人类的毁灭,如何化解人类的危机必须从人们心境和文化加以改变,改变这个星球的人的欲念。科技发展带来的经济和文化失衡,使文化在经济利益冲击下变得非常脆弱。“异数39°”不是讨论原始数字和社会矛盾问题,更想探讨高科技数字和生物变异,可能带给我们感知与存在的危机,这里我们意向的以人生病时的高烧的度数39°作比拟:“异数”是一个不和谐的数字,也似地球温室效应和头脑发热不能自然调控的表现,近几年大范围疾病传染如非典、禽流感都是以发热为主要症状,“发热”也成为一个敏感的词,我们时常用头脑发热形容人的病态和做事过火;在这里“异数”谐音“艺术”,这次展览以少数艺术家的身份及数字变异的艺术语言来转化我们对现实的关注,针对与自然相对人造科技现象,对现在和未来提出一些小小的质疑。对未来的关切,是一种以近及远,坐天观井的视角,这样的视角可以从当下看未来,更重要的是从未来看当下,对未来的生存境遇的关注,自然会出现新的感觉和技术语言,也会对只关注当下生存感受的价值观有所补充。

  我们生活在人造科技空前发展的时期,人们对生活的物质需求越来越高。回首西方大国崛起的几个因素中,除了经济市场化、体制制度、素质教育之外与殖民侵略、科技人工化发展有着至关重要关系,这样的革命带来了很多积极的文化,然而也带来了利润垄断、利益民主、伦理关系、世界格局的不平衡,生态环境、传染疾病的危机也越来越严重。但是没有人愿意停下脚步,也不可能刹车,那样就意味着挨打、动荡和受到种族歧视,同时失去便捷生活所带来的欲望。人类几千年的历史证明,科学技术给人类带来的对世界的认知不用质疑,本文暂且不做介绍,然而技术带来的伦理和环境的失衡,冲击着人们自然和谐的生态环境。

  积极与消极的概念也随着时代的变化而越来越模糊化,科技与自然的暧昧也成为新的问题。当代人对活着的意义也在不断讨论中,越来越多的网络红人为了出名,借用数字科技传播的速度,一夜臭名,以“耻”为荣,传统道德受到极大冲击,真理随着时代的改变而改变着,老一辈的真理成了新新人类的笑柄,时常让人们摸不着头脑而失去判断的能力,精神危机中寻求人生价值的支点是当前最重要的任务,因此判断在每个时代存在,每个时代判断的针对性也不同,不断透过变化的现象看本质,从人类现在和未来的整体利益出发,包容得寻求有限度的自由和民主平衡。我们心目中“人定胜天”论点出现了质疑,生化变异中“基因与克隆”对伦理道德产生了争议;数字信息媒体中暴力、情色的商业化出现了问题;科学对宗教信仰的也出现了冲击,生态环境的污染也在不断加剧,科技与教育、伦理、科学、媒体、宗教、艺术、战争、政治、生态的关系也都在改变。科技现代化和城市化进程使自然和非自然的抗争越演越烈,人的精神和生理都出现了异化,精神疾病和不明流行病开始频繁出现,作为跨国界的我们这些现象都会带来空虚、躁动和生理的亚健康状态。

  超自然思维结构正在发生变化,爆发性的新技术顺应了人们非理性的变态心理的解放。随着现代工业化假造,一个非理性的观点似乎适应了当今这个不确定的世界。人工化仿真,网络虚拟,转基因混杂等不自然的人类,外表上看上去完美,内心却是神经质地异化,天性淡化,很难自我驾驭。新新人类的真诚情感越来越被数字虚拟的网络人工情感所代替, “真实”世界的许多东西事实上已经变成了非自然的假造,历史和现实的记录由于数字化变异而真假难辨:华南虎案就是典型的不靠谱案例。伴随着人造物和复杂的假造物诱使人们被迫接受这样的世界,“真实”的概念逐渐消失,以往的自然论被淡化,自然成为人们闲暇时间的向往。

  以数字、生化变异介入自然达到多产、多销的人类需求,工业化、商品化对自然的冲击是未来超自然的征兆,人工激素、转基因食品进入了我们的生活,不知不觉中我们就被异化,不知不觉中我们就得了不知名字的怪病,这是我们难以预料的,人们对自然的向往和回归更加迫切,他们被城市化冲击后又迫切把自然搬入城市,于是出现了空中花园等人工自然物,产生了人造仿真自然的现象,我们生活中的假山石、假植物、动物、假园林成为了城市的人造“风景”,然而它们的人工材质永远无法代替自然,只是一种装饰,没有花香、没有氧气、没有生命、没有质感……

  人类历史上由微生物自然感染造成了无数次灾难,鼠疫、天花等传统感染大面积冲击之后;现代战争(如二战期间)利用生物物性伤害人类自己;80年代美国发现艾滋病例之后,新型的不明案例如非典、禽流感、H1N1流感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全球化交叉和不可预知性现代生物感染的新特点。生物领域已经过了三个历史阶段:描述生物阶段、实验生物阶段和创造生物阶段,生物工程是一把双刃剑在给人类造福的同时也给人类生理和心理上带来了很大的恐慌,生物科技也是继物理领域研究之后最大的领域。

  在人类科技对世界的认识和人工化改造的过程中,在三个领域的争议最大,这也触及到人类目前和未来的价值观和伦理观趋向,这三个领域是:物理科学领域的时光机器;数字技术领域的虚拟人的实验(利用真实人体标本进行切片扫描,再用计算机合成三维虚拟人,可用于手术平台模拟、处理危险的物理生化反应实验)和生物科学领域的克隆人技术的实验。这三个领域目前后面两个接近实现的边缘,都将引发人类各方面争议而平衡心理极限:人工时光机器进入者,可能会对历史和未来进行干预,引发逻辑和伦理关系混乱,因此国际学术界提出平行宇宙理论来解决这种恐慌;克隆人的出现也可能引发伦理危机,目前各国将治疗性器官克隆与克隆人分开,禁止克隆人。

  另外的例子:人们日常的化妆审美时常以自然.不自然作为标准,即使目前国内外人工整形和变性成为时尚,人造人似乎变得越来越美丽,然而目前人工整形手术几大项:如骨骼结构整形、吸脂、隆胸、拉皮、打肉毒杆菌瘦身都会出现表情不自然、衰老快、僵化和心理恐惧症。由此看出随着科学的高度发展造福与滥用的相悖关系也越来越多,这时有益人类,控制发展方向,把握技术尺度、长远造服人类才是人工化技术发展的原则。

  科技发展使人与人的见面方式都有所改变。“千里送鹅毛 ”“有朋自远方来”的惊喜逐渐变成虚拟、人工化的二手体会,往年快乐的记忆逐渐变成近者老死不相往来及不明身份的宅男宅女的娱乐化交往。80-90年代的科技带动的经济浪潮使这个时代的人们越来越物质、社会中人的岗位不确定、身份暧昧加剧情感的淡泊和不信任。道德的伦理刺激的都市化娱乐方式也越来越缺少情感的真实,地球也越来越缺少爱。理想的情感与现实的距离使人的身心纠结,心灵脆弱而如覆薄冰。人类不断将面临着生态环境的危机,更重要的是心灵情感的缺失。人的身心和行为改变着物态环境,物态环境的变化也影响着心灵的变化;境随心转的实验已经在日本江本胜“水”结晶(水上贴善恶字样,结晶后图案不同)科学实验中证实不再成为宗教的迷信。与自然和谐相处,是人类化解危机的唯一途经,重新思考教育、宗教、生态与科技的关系,是文化艺术的责任与义务。

  人的思想也是一个复杂的载体,人都有相悖的心理诉求。即对异数的人工化、技术化不自然心理的反弹,则向往对于自然原动力、生命思考、时间观、物化、自然心境这些永恒话题的憧憬,也是对当下经济消费时代所引发的人的异化的一种精神补济。在人类思想史上,总是有一种把“不发达”的过去视为未来理想时代的倾向,并作为人们精神回归的参照:孔子对周朝的推崇,老子对小国囊民的向往,马克思对原始共产主义的想象,都表明思想家把自然原生态视为黄金时代的事实。在这个欲望与压力并存的年代,历史深度越来越平面化,欲望与现实的矛盾并存,信仰、信誉的缺失与不确定,都滋生了浮躁与精神的茫然:心慌、紧张、恐惧、抑郁、易烦易躁、工作效率下降。“39°”高温形象表现了人类急需诊断的现状。军备竞赛与经济竞赛,加快了城市化进程而都不愿放弃,导致自然生态恶性循环。心理疾病普遍,自然静心亦成为新的心灵需求,犹如我们城市人们对田园的“慢城”渴求,休闲、旅游、瑜珈、心理医疗必会成为精神需求。科技“超自然”就是在不自然的同时,更要依托“自然”这个裁体,这样才能使人类未来长久的良性的发展。近期热播的美国大片《阿凡达》也正是预示了未来自然与不自然的抗争,与自然和谐成为人类迫切的需求。同时美国电影《后天》《2012》也预示了未来环境受科技不断破坏人类最终毁灭的悲剧。

  人类从起源到现在一直都抱着“人定胜天的信念”,从蒸汽机的发明到现在的克隆技术、网络虚拟和智能机器,科技的发展时常冲击着伦理、道德、媒体、政治、宗教、艺术的而不断的变革。滥用科技带给我们的负面越来越凸显,然而科技的真实、便捷、舒适遮盖了它的负面影响,如石油做为燃料的机动车辆使环境越来越污染,但人们不愿回到没车的年代,这就是科学相悖的论据,更换环保能源成为迫切的需要。另外自动化也会给人类带来很多模式化、辐射的负面,人类也不愿回到没有电脑、手机的年代,这就是人类的悖论,这样潜意识的心理病症自然积累,最终发热急症。避免滥用科学,需从教育抓起,才是重中之重,表现和记录当下生存状态的同时,分析、倡导积极,批判消极艺术是艺术的良知。在当今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氛围中,科技的发展对中国传统伦理道德冲击很大,中国的民族历史文化不能消失,做人的尊严靠的是民族身份和精神,使东方精神与当代艺术媒介和语言相结合、链接,给传统精神以新的活力,化解科学带来的潜在危机。精神的倒退必将改变自然物态,物欲覆盖人心,自然之道自然会越来越乱。中国近百年两条线贯穿着我们的历史:一是精神文明倍受冲击;二是科技与经济快速发展带来的信仰缺失。新时代金钱数字成为中心,教育缺少真诚,从古至今秦、元、文革三次对传统精神迫害,中国历史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天、地、人和才能风调雨顺,在表现现实艺术状态的同时艺术倡导积极是为了传承真理,艺术批判也是为了保持美好,两者的目的其实是一致的,都是寻求人生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地图
起点 终点 公共交通 自驾车
0 / 200
评论
最新展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