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此地,不在别处

1856
  • 推荐指数: 10分   共2人评分
  •  | 想看 (3)
  • 展览时间:2016/01/12 — 2016/02/29
  • 展览地点: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广顺北大街利泽西园112号
  • 参展艺术家:
查看更多详情
分享到:
    

不在此地,不在别处


    若干年前,尤其是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中的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时候,关于全球化是一个各个领域都关注的热点问题,那一年中国国家足球队第一次打进了世界杯,也是那一年中国申办夏季奥运会成功,也是在那一年恐怖分子袭击了美国纽约的双子楼,2001年是我们这一代人心中深深记住的一年,而在此之前,我们这一代中国人小学的时候还会大多写过畅想21世纪人类生活的作文。而在2000年到来的时候,那一年全球各地举办了庆祝仪式,而中国的当代艺术家大同大张在新年夜用自杀的方式迎来了一个世纪,也同时告别了一个旧的千年。

    我们期待一个更好的时代,我现在是不是生活在我们曾经希望中的时代呢?十五年后的现在,大同大张的境遇像是整个中国当代艺术的隐喻一样,他留下来的作品现在PSA进行回顾,他从一个边缘的死去的艺术家成为了博物馆里被瞻仰的血迹。中国当代艺术的被神话和自我神话超越了历史所能承受的最短的时间,这一切离过去都没超过半个世纪。

    当代艺术在中国,和中国当代艺术走向世界,进而现在中外艺术交流的活动变的极其频繁,九十年代初的出国热潮之后,我们现在的出国已经成为了一个常态,现实中的出入境变的不再困难,而互联网更加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人似乎变的更加自由了,但是我们最初所面临的问题依旧没有解决,世界局部战争从未停止,人类的自相谋杀的问题从未解决,信仰的差异和文化的冲突反倒是愈演愈烈。古希腊哲学家芝诺说:“人的知识就好比一个圆圈,圆圈里面是已知的,圆圈外面是未知的。你知道得越多,圆圈也就越大,你不知道的也就越多。”知识如此,自由也是如此,我们离开了一个牢笼,进入的是更大的牢笼,越是自由的结果也可能越是不自由。全球化作为一个不再热点的话题,它成为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但是全球化的问题也从未停止,不关注并不意味着不存在,第三世界国家和大国政治,地缘政治和宗教之争带来的后果我们现在一一都看到了。

    我们渴望着美丽新世界,最终还是动物庄园。艺术作为人类感情最柔软的那部分能做的就是在一个不断现代化甚至于超现代的世界里时刻提醒着我们是人,正如吕克贝松《超体》中的女主角用吻的方式提醒自己还是一个人。

    这个展览就是在这种全球化成为常态的背景下产生的,波士顿美术馆美术学院的学生来自于世界各地,而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的学生也来自于世界各地,他们在同一所学院学习艺术,成为朋友,成为同学,艺术学院成为一个当代社会的乌托邦之地。本次展览邀请的艺术家是来自波士顿美术馆艺术学院的国际学生以及中央美院的中外年轻艺术家,他们来自于多元化的文化背景,同时接受了当代艺术的教育,最终形成了基于自身文化背景,却又区别于自身文化背景的作品,本次展览之所以名为“不在此地,不再别处”正是因为如此,他们物理位置上并不是他们的出生地,而文化上也非他们现在所居住的地方。恰好这也是他们,或者是整个当代艺术的处境吧。



地图
起点 终点 公共交通 自驾车
0 / 200
评论
最新展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