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展讯 > 展讯详情

未有烛而后至

66
  • 推荐指数: 0分   共0人评分
  •  | 想看 (0)
  • 展览时间:2015/03/27 — 2015/04/23
  • 展览地点:北京市朝阳区花家地南街8号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 参展艺术家:
查看更多详情
分享到:
    


    未有烛而后至”,引自《礼记-少仪》。

    少年执烛立于暗夜,他尚未成为迎纳宾客的主人,只是延迟的伦理关系见证者。他等待未知的陌生宾客,为迟到的赴宴者引路,他指明位置,但却不能名。

    夜宴的主人向迟到的宾客介绍已在座者,少年默然倾听等待宾客入座,重複等待、重复引路,此即“少仪”——少年的成长仪式——礼与伦理关系的学习和实践。此间所谓“伦理”者,绝非观念先行的道德律令,它不以“名相”夺命相,而是具体于宾主之间的往来互应。

    此次展出的八十余幅照片,来自陈传兴先生1973至1978年间在台湾的游走与“观望”。这一系列的影像之发生,在于拍摄者少年时代独特的心境,虽然游走之地带离家未远,但观望之定格却处处“方外”。

    彼时的台湾——芦洲、台北车站、淡水、艋胛——往昔的地点和人物已暗若幽灵,四十年来,它们和陈传兴先生所引之未名物事者一起隐匿暗处,胶片如同脐带,与现实相系,但却从未显影。而等待的时光,也使当日身处影像之后的少年摄影者/观望者,转作今日的祈请人/等待者。

    朝向黑暗的“祈请”中并没有那一位影像作者,正如同带路少年尚未获得言说的权力。然而,从1970年代,到2015年,时空和技术不停迭代,照片作为影像的“肉身”,业已从银盐的宇宙映入数字的阵列。本次展览所呈现的正是这一内在于时空跨域间的多重“观望”,策展人将展场视为一架特殊的“时空装置”,意在取消了通常意义上的“摄影展”的位置。而在展览开启时刻——这个今时今日的技术现场,也隐含着祈请者/等待者对“观望” 和银盐的双重悼亡。

    总之,本次展览并非有意言说“台湾的当时当地”,也无意去显示两岸的分断时空差异,更不着眼于某种人类学的田野视角,去关注那个时期游荡和边缘的人群。这里没有猎奇式的捕捉、没有风格的刻意构造、没有迫近的逼视、没有重大历史事件的迹象,常常等同于最平常的“看”——仿佛没有特殊性的“看”与“望”。于是,在“观望”与“观望”之间尚未存在明朗的现实,唯有祈请与等待持续发生。这是一次对“摄影”和“观看”的重新厘清。

    不让、不辞、不歌中,昔日少年或已成主人,《礼记·少仪》的书写/解释是如何浸入到照片/影像——观望者的生命过程和思考抉选中?展览“未有烛而后至”静候来宾,共同等待事件、等待现象、等待“光”。


    陈传兴先生简介

    陈传兴先生,法国高等社会科学学院语言学博士,行人文化实验室创办人,台湾清华大学副教授,2012年获颁法国艺术与文学勋位(军官勋章)。拍摄纪录片包括有《移民》、《阿坤》、《郑在东》、《姚一苇口述史》,除了担任文学电影纪录片《在岛屿写作》第一系列总监製,并亲自执导《如雾起时─郑愁予》、《化城再来人─周梦蝶》。发表影像方面论文,其特出观点及论述,每每引起学者热烈回响。作品曾于2009年广州美术馆「第三届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举办摄影群展、1975年于台北举办摄影个展《芦洲浮生图》。

重要著作包括有《忧郁文件》、《银盐热》、《木与夜孰长》、《道德不能罢免》,以及主持翻译《精神分析辞汇》,与阮义忠之《摄影美学七问》其中「五问」回答,《迈向21世纪的台湾民族与国家论文集》之〈见证与档案:试论美丽岛事件之影象记录〉,《杨肇嘉留真集》之〈台湾热〉,《方法:文学的路》之〈关于百科全书与辞典之几点联想〉等。

陈传兴师承法国电影理论大师克里斯蒂安?梅玄(Christian Metz),长期耕耘哲学、精神分析与影像论述等领域,同时是作家、摄影家、艺术评论学者与电影创作者,也是一位勇于面对公民运动做出反应的思想家。以哲学基础来诠释台湾的现代面向,在他身上隐然看得到法国重要哲学家的影响与特有的风范。

法国学成归国后,陈传兴先生于1998年创立行人出版社,著力引介法国当代文化思想,布列东《娜嘉》、福柯《外边思维》、布朗肖《黑暗托玛》、萧沆《解体概要》、亚祖?贝彤《HOME》、与LV合作的《传奇旅行箱100》、题材前卫的《革命将至》、列维?斯特劳斯的《月的另一面》,以及今年甫出版的法国史重量著作《记忆所系之处》等。



展览作品
地图
起点 终点 公共交通 自驾车
0 / 200
评论
最新展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