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王庭艺:胡乱地亲吻

  • 展览时间:2022/11/06 — 2022/11/0746
  • 展览空间:大气层空间
查看更多详情
胡乱地亲吻

在数学中,“Osculate” 的定义是密切,必须是两条曲线至少有三个点相交才能被定义为osculate。而相较于严谨的数学定义,“osculate”的词源来自拉丁语“osculum” ,意思则是亲吻。单个词语的两个截然不同的意义构造出了独特的反差矛盾感。而这样的矛盾感也正是王庭艺的兴趣所在。反差形成矛盾,而矛盾可以激起讨论,最后结局大多呈现为喜剧或者悲剧。如果把这样的创作过程绘制成一张思维导图,就会有三个相交的点,形成另一种意义上的osculation(密切)。正如Max Ernst(马克思·恩斯特)所说,“创造力是能够把握截然不同的现实并从它们的并置中汲取火花的奇妙能力。”严谨与浪漫,美好与腐败,这样的正反面也作为艺术家长期创作的一个线索,不断出现在王庭艺创造的图像里。

作为王庭艺的首次个展,“Osculate”是艺术家长期以来不断创作,试验与探索的缩影。庭艺的创作媒介囊括了油画、纸面绘画以及独立出版物。作为新一代女性艺术家,她的作品中常带有着女性叙事的诗意。同时,受到超现实主义以及中国传统及当代艺术的影响,她的油画时常具有表现主义和具象化混合的特点,以女性独有的视角敏感且富有趣味性地捕捉并描绘出潜伏在日常生活中的矛盾与神秘。

“没有共同分子的分母”是王庭艺在2020年疫情期间开始的创作,从纸面开始慢慢地扩展到版画和油画,也标志着她开始对于跨越单纯图像性表达的探索。她通过数学性和直觉性的计算来绘制线条。没有共同分子的分母指的是尺幅,多是素数,比如13x19的画面,13和19都是除自身以外不能被任何自然数整除的素数。或者是144x87,互相之间除了1以外没有共同的分子。在通过计算后落笔时,不确定性转变为确定性,而随机的决定又是表演性的。这样的过程带给了艺术家近乎疗愈的创作体验。在暗示充满不确定性的社会焦虑的同时,艺术家在计算的过程中时刻与自身对话;对过往进行反思;并对未来进行预测,将不安转化为可能。“我看见的是在一个个个体组成的社会体系中,个体之间碰撞的力量形成激流,但放大到一个国家或是一个社会体系里,日常的激流被分流然后减速,容易削弱日常个体碰撞带来的能量。我希望人们都可以回归自我。”庭艺这么说道。

此次展览中展出了一系列带有强烈个人叙事风格的作品。在庭艺新的一系列作品中,夜幕一般的深色背景上时常会出现如发夹,首饰,长发等具有女性气质的物件或人像主体。她善于创造带有矛盾性和隐喻色彩的符号,为充满日常感的画面增添超现实主义的意味与友善的不适。对于“符号性”每个人和每个领域的定义都不同。广泛的来看,可以代指一个观念、一个信息、一个解释的,都是符号。符号本不会被性别而定义。如策展人Staci Bu Shea与Carmel Curtis在2017年评论美国实验影像、女性主义艺术先驱Barbara Hammer(芭芭拉·汉莫)个展中的理念:“毋庸置疑的是,从汉莫的作品中我们学到了社会的改变是从一个人怎么看待和表达自身开始的。她激励了我们去把从每一个角度出发然后汇集的女性主义的想法组合起来看,去搭建一个全面的模型,从而形成一个基于真实体验的理想,去改变这个世界”(Evidentiary Bodies,2018)。

对于王庭艺而言,符号性的定义很宽泛,并不是单纯用简单的形状去高效地传达信息,而是融合抽象与具象从而形成崭新的,带有隐喻特质的符号。她也时常将较为复杂的物体(Object)通过绘画手法的缩减与变动进行符号化。王庭艺的画面中记录着艺术家对自身和周遭的观察与思考,而对于作品中隐喻的解读权则留到了观众手中。在女性艺术家仍非主流的今日,我们如何看待作品中所谓的女性气质?我们又如何解读其中的权利意识?

在2022年的如今,我们是否还需要强调艺术创作者的女性身份是一个时常被探讨的问题。对此,王庭艺的答案是肯定的。在她的画面表达中并没有传统意义上政治化的女性主义表达,然而画面中女性特质却始终存在于表现手法中。正如艺术史学家李建群所说“许多女性艺术家都希望不要提及自己的女性身份。而回避这个问题,大概是为了赢得更大的社会认可和成功。这也说明女性主义是一个特别漫长的革命。”在艺术史与艺术界,对女性主义作品只可以表现为某种特定形式的定义无疑是过于狭隘的。正如庭艺所说,“女性艺术家坚持创作艺术就是一种女性主义。”

文/孙明婕 译/宁依霖
地图
  • 起点
  • 终点
  • 公共交通 自驾车     
最新展讯